歡迎訪問丸子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經典文章 > 文章正文

傾述:好心邀閨蜜回家過年,差點坑了所有親戚

時間: 2019-09-22 23:00:43 | 作者:晚情故事 | 來源: 丸子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99次

傾述:好心邀閨蜜回家過年,差點坑了所有親戚

  休閑時光

  AFTERNOON

  整理:六兒

  1

  事情得從臘月二十五說起。

  我老公陳智博那個宇宙最黑心公司,居然在我們要回娘家前派他出差!害得我要一個人準備年貨,一個人從杭州開車回老家過年。

  那天,我從超市大包小包地把東西拎到后備箱,手機夾在耳朵在肩膀之間,忿忿不平地接受著電話那頭陳智博的虛偽道歉和虛假擔憂。

  閨蜜葉倩電話來了,我接起來,她的聲音很悲傷:“劉琪,你在哪兒?我在你家門口······我······我無家可歸了······”

  我一聽,一腳油門飛奔到家,就看到了葉倩拖著一個大行李箱,兩只眼睛腫得跟兩個桃兒一樣。

  我大概猜出點原因,葉倩的家庭比較復雜。

  果不其然,一坐到我家沙發上,葉倩就黯然地掉眼淚:“我一周前就給我爸打電話說回家過年,但是我后媽說家里沒地方住。”

  葉倩爸爸再婚后,生了一對兒女,新買了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三室,沒有一室是葉倩的。

  “以前,奶奶在世,我還可以回老家,奶奶總會給我留一間房間,給我準備好被子,但今年,奶奶不在了,老家的房子大伯說要拆了,也沒人問我回不回去。”

  看樣子,葉倩老家也回不去了。

  我小心地問:“你媽媽那邊呢?”

  葉倩苦笑:“她倒是記得我,每年生日節日給我發條祝我快樂的信息,但也僅此而已,我看她朋友圈,她今年都在操勞她兒子的婚房,都忘了我都29了,還是孤身一人。”

  她看著我,淚眼朦朧:“劉琪,偌大的世界,我卻無家可歸了。”

  我眼淚也出來了,上前抱住內向的葉倩,我知道,內向的她,傷只剝給我看。

  早早離異的夫妻,根本不知道孩子成長的過程中缺失了什么又渴望著什么,尤其是在過年這種萬家團圓的時候。

  我拍著她的背,突然心生一計:“葉倩,跟我去我老家過年!”

  2

  一路上,我倆嘰嘰喳喳,高速雖然堵成了停車站,但是因為有個伴兒,回家的行程一點都不孤單。

  尤其是葉倩,跟我媽電話里聊了十幾分鐘,興奮得兩眼發光——我媽誰?

  她是我們村金牌調解員,天南海北五湖四海上下五千年,她跟誰都能聊。

  電話里我媽左一個“閨女”右一個“好姑娘”,熱情勁兒我都起雞皮疙瘩,葉倩只能“嗯啊哦好”,局促不安又略帶興奮地消受著這份熱烈的殷勤。

  傍晚時分,終于到了老家,我媽和我弟弟都出來給我們提行李,一進家門,喲呵,一屋子雞湯的濃香,到我房間里,床都鋪好了。

  真是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哇!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我的床上,聞著身下棉被熟悉的陽光味兒,看著屋頂我十幾歲時自制的破風鈴,還有墻上掛著我讀大學時吹的破笛子,簡陋的小桌上,我18歲搔首弄姿的照片都被我媽擦得錚亮。

  這一幕弄得我詩興大發:“哎呀媽,回家真好哇!親愛的老母,來抱一下你可愛的閨女吧!”

  咦,我媽呢?

  我媽完全不搭理我,她笑瞇瞇地看著葉倩,招呼她認這里那里,小心翼翼地問她什么口味,喜歡辣呀還是喜歡甜呀,葉倩羞澀地笑,臉紅紅的。

  趁著葉倩上廁所的功夫,我媽溜進我房間,一拍我的大粗腿,賊兮兮地說:“死丫頭,這個姑娘挑得不錯!”

  我瞬間彈起,看著我媽老奸巨猾的臉,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以為這是我給她拐來的媳婦!

  我朝她翻了個巨大的白眼:“就劉斌?他也配?”

  3

  我弟弟劉斌,是個木訥的理工男,在女生面前,三棍子也打不出一個屁來,最重要的是,他還長得不好看,總被我嘲笑一雙小眼睛就跟那菜刀在樹皮上切出來的一樣。

  葉倩雖然家庭復雜,但人家是個服裝設計師,國內外飛來飛去的,前任男友都是優質精英,人家才看不上我弟呢!

  我對我媽的自作多情感到十分惱火,更惱火的是,無論我怎么跟她解釋,她都一副“喲呵,我生了你我還不了解你”的自以為是:“好了,死丫頭,知道她條件好,知道你心疼弟弟,知道你體貼媽,挑了這么個好媳婦,還帶回家來了,放心,今晚大雞腿給你!”

  說完,她得意地扭著多年廣場舞練出來的胖腰身,哼著小曲兒去了廚房。

  晚飯的時候,我媽果然給了我大雞腿,還對飯桌上那兩個悶頭吃雞的“情侶”,對我眨了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眼。

  在食物面前,我暫失了理智,風卷殘云般干掉了思念已久的大雞腿,喝足了雞湯,摸著圓鼓鼓的肚子,我決定,第二天要好好地跟我媽我弟再解釋一遍——我帶她來過年的!來玩兒的!

  再誤會下去,葉倩還以為我拐她來的呢!

  4

  第二天,我在散發著童年氣息的枕頭上流著哈喇子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直到我房門被一群人推開,我才驚慌地坐起。

  搓掉眼屎定睛一瞧,房間里涌進了一群老太太,穿著大紅的、綠的、紫的襖子,個個臉上都掛著我媽那種賊兮兮的笑。

  我到處翻找梳子,企圖挽救一下我Lucy變翠花的形象,卻發現,她們根本就沒看我,所有的眼睛,都發亮地盯著葉倩——這家伙賊,早早穿戴完畢,齊肩短發、精致的妝、好看的大衣、得體的微笑。

  “好看!琪媽你真有福氣!”“小姑娘溫溫柔柔的,跟小斌真配!”“身材也好,不愧是大城市來的!”“正月結婚不?”

  我懷疑整個廣場舞協會都來了,后面的大媽踮起腳作長頸鹿狀,海拔不夠高的,干脆扒開前面的胳膊,從腋窩下去瞄。

  看得差不多了,我那廣場舞臺柱子老媽這才故意擠進來,假裝歉意地對葉倩說:“哎喲,倩倩,不好意思,我的老姐妹們,都是瞎說的,打擾你休息了。”

  轉身她又對著協會假裝驅趕實則炫耀地振臂高呼:“有什么好看的,你們家媳婦個個都俊,嗨,都出去,都出去!”

  這口氣,好像葉倩已經是她媳婦一樣。

  我一臉尷尬地看著葉倩,葉倩抿嘴笑:“沒事兒,過年嘛,她們開心就好。”

  而我知道這大妹子想得太簡單了。

  5

  果然不出我所料,當天下午,我舅舅舅媽來了。

  趁著舅媽拉著葉倩的手,一口一個“我的兒,我的心”地叫,我把舅舅拖到我房間,鄭重地告訴他:“你們真的不能聽我媽的,這個誤會鬧太大了,她不是劉斌女朋友,是我的好朋友!”

  舅舅看著我,一臉得道高僧的淡定和理解,他瞇著眼,輕拍我的手,神秘地說:“放心,我懂!”

  我一看他表情就知道,慘了——我們這,每到年底,都是各種相親潮,有的姑娘到小伙子家,或者小伙子到姑娘家,在關系還沒確定的時候,不便說是男女朋友,就說對方是姐姐的朋友或者說是哥哥的兄弟。

  我知道,我渾身長嘴都說不清了。

  葉倩哪里知道這個風俗,她傻乎乎地享受著各路親朋的熱情,還以為這是我們這兒的風俗習慣呢!

  至于我的榆木弟弟劉斌,他很好地發揮了自己森林系生物的特點——山雨欲來風滿樓也罷,任你們風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動!

  當天晚上,舅舅吃完飯走的時候,盛情邀請葉倩大年初二去他家玩——誰都知道這是啥意思啊,葉倩居然乖巧地點點頭。

  晚上,我準備認真地跟葉倩說明這個問題,葉倩卻拿出一個紅包遞給我:“我剛剛在我包里發現這個,是不是你舅舅給我的?”

  我打開,1000塊,我們這兒長輩給未來外甥媳婦的見面禮。

  葉倩臉紅了:“那我還給他可以嗎?”

  我一個頭兩個大,絕望地閉上眼睛:“這個紅包不可以退還,而且,明天你還會收到更多。”

  6

  我們這兒,舅舅最大,舅舅紅包一給,第二天上午,七大姑八大姨都紛紛而至。

  我媽在老姐妹中樂成了一朵花。

  “設計師哎!”“大三歲,不要緊,女大三抱金磚!”“我看她相貌是有福氣的相,頭胎穩定是個兒子!”“是女兒也好,長得像媽好看!”“斌斌也不丑啊,養兒子像斌斌,讀書成績好!”

  等到我媽帶著這股子漩渦旋進廚房準備做飯的時候,他們的話題已經到了“以后孫子搞不好出國讀書,學區房買不買都無所謂。”

  廚房成了我的重災區,我在鹵肥腸和鹵豬耳朵的召喚中痛苦得難以自拔——進去吧,就被七大姑八大姨拉住,十幾雙眼睛狼一樣盯著我,都要從我這兒撬一點關于“斌斌媳婦”的八卦。

  不進去吧,滿肚子的饞蟲都爬到喉嚨了。

  為了降低事情的嚴重程度,吃飯時,我把我房間門鎖了——叫你們塞紅包!

  一桌子的親戚顯然都在努力克制著自己的熱情,葉倩要吃飯,他們喊劉斌:“斌斌!”

  斌斌給她盛飯,葉倩吃到辣的,剛咳嗽,他們又喊:“斌斌!”

  斌斌給她倒水,葉倩桌前滴到油,斌斌都不用他們喊了,直接拿紙巾過來擦!

  我狠狠地剜了一眼劉斌,木頭人不害臊,演戲你還演全套!

  吃罷飯,他們要回去了,在門口站成一條長龍,有秩序地排隊等著和葉倩的握手言談——其實就是塞紅包!

  我準備去拖葉倩,我媽比我更快,三兩下就把我拖回了她房間,一把丟在床上:“你個死丫頭,真沉!還好你給我弄回了這么個好媳婦,沒白瞎我喂你這么多年!”

  喂?你當你是養豬哇!

  7

  這回,葉倩倒是堅決不收紅包,我媽卻替她接了,硬塞給葉倩:“都是小紅包,長輩們的一點心意,他們真心喜歡你。”

  葉倩一臉囧。

  我把我媽拖到房里,我氣得跳腳,我媽卻穩如泰山:“知道你擔心事兒不成,知道你心疼你老娘,知道你心疼你弟,哎呀,別吃醋了,過年我給你包個大紅包!”

  我算是服了我家的皇太厚——皮厚的厚!

  葉倩聽我說完,幽幽說:“你們家人真的特別好,特別溫暖,自從我奶奶去世,我就從來沒得到過這種溫暖了。要不,正月我也去給他們拜年吧!就當還了這個人情。”

  她臉紅紅的,我都不好意思說,你去拜年?這不是給誤會板上釘釘了嗎?

  大年初一晚,陳智博總算回來了,我們打發他跟劉斌睡,第二天,我媽歡天喜地地給我們準備拜年的禮物,我、我老公、劉斌、葉倩就這么一齊坐上車去拜年了。

  我覺得怪極了,越弄越像真的了!

  尤其是在我舅舅家吃飯的時候,劉斌給葉倩夾菜,給葉倩倒水,給葉倩盛湯,給葉倩拿紙巾,輕車熟路的!

  一個年一過,感覺這棵長了一歲的老樹剝了皮一樣,滑溜起來了!

  下午,在我們回到家的時候,我和陳智博打開后備箱,我抱著舅媽給我的一罐子私貨——農家自制爆米花,寶貝一樣準備往家走時候,竟然看到車后座上,劉斌和葉倩坐得很近,頭碰頭,竊竊私語!

  我“啪”地拉開車門:“你倆怎么回事?”

  我看見這兩人居然十指緊扣,看見我,兩張臉瞬間漲得通紅。

  8

  我悲哀地看著葉倩:“葉倩,你這么想不開?這些紅包可以還的,事情也沒我說的那么嚴重,你不要這么傻,真的以身相許哇!”

  陳智博一把把我推開:“你個傻瓜,還看不出嗎?人家已經是一對兒啦!”

  我扭頭審視這倆人,他們抿著嘴不好意思地笑,尤其是葉倩,一張臉漲得通紅,推開車門,跑回了家,劉斌也笑著跟著進屋。

  我一頭霧水:“什么意思?這都什么時候的事?”

  陳智博趴在車上笑:“他們在杭州就有苗頭了!你個馬大哈沒發現每次葉倩來咱家吃飯,你弟都緊張兮兮的?沒發現你弟在的時候,葉倩都格外溫柔?”

  我完全沒發現,我上桌就只顧扒拉好吃的!

  “當時我就有感覺,但是這兩人都太內向溫吞了,那天出差前,他倆在我們家吃飯,葉倩說她過年不知道回哪,明顯地等劉斌約,偏偏劉斌木,囁喏半天也不好意思說,你呢,嗯~不是說你傻,只能怪那天牛肉湯太好吃!”

  我狠狠擰了一下他胳膊,他笑得直顫。

  他接著說:“劉斌放假早,你媽天天催他回,眼看著這理工男傻乎乎地要錯過這段姻緣,我就在朋友圈故意發了一段,說估計小舅子年底要忙著各種相親,這不,葉倩才急了,她沒地方去過年是真的,但是我肯定,你一邀請她就來了,是沖著劉斌的!”

  他拍著我的榆木腦袋:“傻妞,準備紅包給你未來弟媳婦啦!”

  哎喲喂,我自豪得要命,要不是我,我這木頭弟弟和內向閨蜜怕是要把肩膀皮擦破也擦不出愛情的火花來!

  我邁著無比得意的步伐走進家,對著一臉嬌羞的葉倩喊:“來,叫姐!姐給你發紅包啦!”

  —— 全文完 ——

  昨天的故事很精彩,錯過了請點這里↓↓↓

  《傾述:前夫居然和我現任男友的女兒做出這樣的事》

  晚情簡介:百萬暢銷書作家,云意軒翡翠創始人,致力于女性自我成長,新書《做一個有境界的女子:不自輕,不自棄》正在熱銷中,代表作《做一個剛剛好的女子》。公眾號【晚情的休閑時光】【晚情聊育兒】【傾我們所能去生活】創始人。

  一個專門講述女人情感故事的公號

  不聊對錯   不談三觀

  每晚八點為你講述一段隱秘情事

文章標題: 傾述:好心邀閨蜜回家過年,差點坑了所有親戚
文章地址: http://www.jlzmzx.cn/jingdianwenzhang/73865.html
文章標簽:好心  親戚  差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