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丸子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散文 > 文章正文

感恩外婆的抒情散文作品

時間: 2019-09-23 20:38:49 | 作者:Admin | 來源: 丸子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94次

感恩外婆的抒情散文作品

  感恩,不一定非得驚天動地,轟轟烈烈,云淡風輕足以讓人刻骨銘心就像一首唱不完的小情歌,輕輕的,淡淡的,暖暖的,沁人心脾。下面是美文網小編給大家帶來的感恩外婆的抒情散文作品,供大家欣賞。

  感恩外婆的抒情散文作品:感恩外婆

  如若外婆還在世的話,而今已有九十高齡,我是多么的希望外婆能活到九十歲,一百歲,甚至更高壽。然而,希望終究沒能扳倒絕望,外婆還是沒能走過后輩們翹首以盼的期望數值,以至在后輩們淚眼汪汪的哀痛悲涕中撒手人寰。

  外婆離去的那段時日里,伴著每個寂靜難眠的夜晚,悲痛心情氤氳縈繞,望著夜空高懸的星,凄涼的清風,孤月一愁莫展。思緒總能被自然的勾起,而這被自然勾起的塵封過往里,關乎我與外婆的畫面便如影視鏡頭特攝那樣清晰展開……

  從小在外婆家長大的我,童年世界里布滿了外婆的身影,與外婆生活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時時淚眼閃爍。慌若如昨。

  記憶中的外婆身材很瘦小,衣飾穿著樸素無華。外婆是民國時生人,受當時封建傳統影響,依舊是小腳,外婆沒進過私塾,也沒踏進過學堂,所以不識字,但外婆通情達理,與鄉鄰和睦,與人無爭,外婆平平凡凡潛移默化中影響著我那時幼小的心。無形中教會了很多道理,教會了我如何做一個好人。記憶中外婆不曾打罵過我的,那怕我做錯了什么事,或是與童年小伙伴玩耍中發生爭執進而動了武,外婆總是把我帶到一旁,悉心教會,孜孜開導,那時幼小,只是默默不語,但朦朧意志里已分辨了是與非,對與錯的界限。回頭想來,這是外婆言傳身教的恩惠。

  想想與外婆外公生活的那段歲月里,自己宛如就是一個幸福的小龍人,生活雖是貧窮,衣著雖是破破舊舊,但

  是外公外婆對我無私無我的疼愛,已經填滿了我小小的心間,使我在寒冷的冬天裹足了厚厚溫暖。

  難以忘卻的是小時候和小伙伴玩的忘了吃飯時,外婆總是站在家門口,高了嗓音的呼喊我的乳名,微黃的慈祥臉龐左張望,右張望,期盼著我聞聲后而現。我也會循著外婆膩愛般的呼喊,應著聲,跨步小跑的奔向外婆身旁,向外婆做個鬼臉,嘻嘻哈哈的,外婆滿臉微笑,不責備,不打罵的扯著我的小手,回家為我溫一下冷涼的飯食,為我盛滿滿一碗,慈祥的看著我吃,問暖問熱的,待我把飯吃完,外婆又會奪過我的碗,勸了又勸的再為我盛一碗,生怕我吃不飽似的。直到外公過來解圍推讓方算收尾。

  外婆的慈愛是無價的,無價的慈愛均等的給予了做兒女,外甥,外甥女的每一位人,而愛的天枰多半偏向了外甥,尤為是我。

  記得在我十二三歲的時候,有次母親吩咐我給外婆送些紅薯,我爽快的騎著鳳凰牌的大自行車,越過一條河溝,騎著自行車疾馳來到外婆家,外婆外公瞅見我。驅寒問暖,笑的樂成了花,外公熱呼的給我找板凳坐下與我攀談,外婆則蹣跚著小腳去里屋拿水果零食之類的給我。在暖陽的映射下,外公外婆詢問這,傾聽那的,而最多的話語還是問我在家里怎么樣。關心我是否和其他小朋友是否合群,有沒受欺負。那時一直覺的自己像春風中高翔的風箏,即使自己飛的再高再遠。依舊有外婆外公這根長長的線牽絆著。臨行時,外婆拽著我的衣角,抓了大把的糖果之類的塞滿我口袋,攆著我出了門,囑咐我路上慢點。而我沒等外婆的話音落地,一溜煙就不見了蹤跡。記得那天是一個寒冷如冰的冬天,異常冷的如刺骨,而外婆給予的溫暖卻抵御了這肆意無情的寒風。使我火熱般的胸膛融化了積雪。

  與外公外婆離別那年我剛七歲,七年的時光里每天都與外婆外公朝夕相處,形影不離,童年多半的美好時光都匯聚在熟悉的小屋,外婆外婆無微不至的呵護里。直到有一天母親領著大我兩歲的哥哥帶我回家開始上學時才與外公外婆割舍掉了朝夕相處的快樂時日,其實對于家的含義當時心里一片模糊,家是什么?家就是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的院子與每天起臥而居的小屋。除此以外,再沒什么內在的概念。這點拿現在來說,或許那時我年齡小,記的沒忘的多,也或許父母有離不開身的事顧不上來看過,亦或他們常來,也是習慣性的把他們當成了客人或親戚。

  往事終究是難以遺忘,而我終究離開了養我大半童年的外公外婆,進而走上了求學之路,這其中,外婆外公常來看過,熟悉的面孔,慈祥的臉頰依舊沒變,只是我年歲稍大了,越是發覺外婆外公給予的濃濃親情愈加沉重,這點讓我想起了中三那年,具體哪年哪月,印象已模糊。只是尤為記憶清晰的是那個年月里風雨肆虐,不是風大,就是雨天,讓我們一些外村的學生回家吃飯犯了難,而那時我所在的學校正好在外公外婆本村的北面,出了門就是一片廣闊的農田,外公常下地干活,透過二層樓的教室依稀望見。有天下起了大雨,阻住了外村同學回家吃午飯的去路,我也是他們中受阻的一位。好在學校在外婆家本村,我得到了外公外婆的庇護,外公披著雨衣,打著傘,手提一飯盒,隔著窗戶喊我乳名,顫抖的手也許是涼的反應。外公把飯遞給我,然后又從口袋掏出了兩個雞蛋,輕聲的對我說,超兒,這是你外婆專門為你煮的,知道你小時愛吃雞蛋……。沒等外公說完,心里就咯噔下軟了,淚水漣漣,流到心里,自次外公常隔三差五不論晴天還是雨天都會喊我回當年的家吃外婆精心反復搟制的手搟面,還是盛滿滿一碗,看著我吃,而后還是勸來勸去的再來一碗,而后我會在記憶里凝刻,時光在變,四季在變,親情依舊不變。

  時光悄無聲息的分分秒秒在流動,記憶的觸角幡然轉動到了那個秋天,一個收獲的季節,一份清晰而又觸動心靈的那一畫面:外婆坐在一堆花生穣圍成的圓環中間,辛勤的在竹耙邊緣摔打著白嘩嘩的花生,花生穣上面蕩起的塵土飄浮在外婆的棉帽上,臉上,衣服上。日頭已快中午,我跑到外婆跟前,輕柔的對外婆說,外婆,快中午了,歇歇吧。洗洗臉吃飯吧。外婆瞅著我笑,從稀疏的牙縫里漏出幾句笑著對我說,外婆不累,活兒就剩清底了。不急著吃飯。母親看到了這一幕,在一旁邊燒著地鍋邊嘴里嘮叨著外婆:你外婆就這樣。不舍得吃,不舍得花,光會一心的干活。長就的受罪命。其實母親說這話的時候雖是氣憤,骨子里卻是對外婆熱呼孝敬有佳。外婆勤快能干,況且儉樸又節儉,這點一直烙印在我心里,在我人生閱歷日漸寬廣的年歲里,總覺得那個時代虧欠外婆那代人很多,吃的苦很多,清福享的卻很少。

  盡管時光過去很多年,依稀的往事還是如煙如雨的清晰撲來,不能忘記的還是外婆從衣兜里給我掏零花錢的那一幕。印象深刻的記得,外婆在揀著雜葉里的花生,我也圍坐在外婆身邊,幫著分擔活兒,秋天的陽光撒在外婆土黃色的臉上,分外的發現外婆滄桑很多,華發絲絲縷縷,眼睛懨懨,精神卻很好。遐想中,外婆笑著問我,超兒,你媽媽給你零花錢不?外婆忽來的疑問讓我摸不著頭腦,順著外婆的這句問話,記憶里搜索著母親平日里的場景,對視著外婆默不作聲,外婆也許看出了我的窘迫,撩開外短袍的衣角,從棉衣兜里掏出一個灰色的手巾層層包裹的錢袋子,用手輕柔的翻過,緩緩打開,露出幾張暗淡了顏色的紙鈔和幾枚零碎的硬幣,然后抓了些給我,我左右推辭不要,編著慌話的說,母親常給我零花錢的,無論外婆怎樣的推讓著給我零花錢,我心里執意不要。因為我知道,那些用手巾層層包裹的錢是外婆平日里不舍得花,不舍得吃不舍得為己購置衣服,日日省吃儉用節儉下來的苦心錢,這樣想著,眼睛不聽使喚的濕潤了。人說,世間最無私最純潔的愛是母愛。我想外婆對于我的愛具有與母愛等同的份量,甚至超越。然側,就在我中學畢業后外出東奔西跑為生活忙碌奔波的那段時間里,外婆卻猝不及防的發生了意外,后來聽母親告訴我說,外婆因為搬糧食不甚絆倒在門檻,進而摔傷了筋骨,大腦也受了刺激,起先還能動能說話,后來就變的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說話也不會說了,母親和三個姨輪流照看外婆,外婆要發表自己內心就只是嗯嗯著,雖然這樣,但外婆神智依然清醒……當時聽了母親的訴說,心真的很痛,百感交集,買了車票,坐上大巴車疾馳而來,跪倒在外婆床邊,看著外婆瘦黃而憔悴的臉,所有和外婆相關的畫面一下子沖積在腦旁,心越發的痛,止不住的淚水模糊了我的眼,撕裂的哭了起來,我從口袋里掏出一百元塞在外婆骨瘦如柴的掌心,外婆嗯嗯的呻吟著,一直推著我的手,外公在一旁勸我起來,不要哭,說外婆一直掛念著你呢,你的錢你外婆是不要的。外婆只要看著你好好的,就是對她最好的犒賞。

  后來的日子里,母親和三個姨跑了各家醫院為外婆看病,期望外婆奇跡般的好起來,大家都抱了希望,日日精心護理著外婆的飲食起居,從沒絲毫怠慢,可是后來,無情的病魔還是絕情的奪走了外婆的生命,噩耗傳來,所有與外婆有關的親人霎時悲痛啼哭嗚咽。那年外婆八十六歲。

  外婆出殯那天我沒有去墳地,沒有給外婆哭路祭拜,只是受母親托付駐足在外婆住過的屋子里,看外婆在的時候用過的所有器具以及外婆留下的遺像。懷念著有外婆陪伴的日子我是多么的溫馨與幸福,回憶起外婆慈祥的笑,昔日生活的點點心里所有的這些定格在心里化作了哀思。祈求外婆在另一世界里過的安好,以此紀念外婆的養育之恩。

  感恩外婆的抒情散文作品:感恩外婆

  如果我們生命的每一秒鐘都有無數次的重復,我們就會象耶穌釘于十字架,被釘死在永恒上。這個前景是可怕的。在那永劫回歸的世界里,無法承受的責任重荷,沉沉壓著我們的每一個行動。

  如果永遠的劫數是最沉重的負擔,那么我們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輝煌的輕松,來與之抗衡。

  可是,沉重便真的悲慘,而輕松便真的輝煌嗎?

  最沉重的負擔壓得我們崩塌了,沉沒了,將我們釘在地上。相反,完全沒有負擔,人變得比大氣還輕,會高高地飛起,離別大地亦即離別真實的生活。他將變得似真非真,運動自由而毫無意義。

  那么我們將選擇什么呢?沉重還是輕松?

  我生前的外婆就提過這樣的問題。她把世界看成對立的兩半:光明黑暗;優雅、粗俗;溫暖、寒冷;存在、死亡。她把其中一半稱為積極的(光明;優雅,溫暖,存在),另一半自然是消極的。我們可以發現這種積極與消極的兩極區分實在幼稚簡單,至少有一點難以確定:哪一方是積極?沉重呢?還是輕松?

  我回答:輕為積極,重為消極。

  多少年來,我一直想著外婆,似乎只有憑借回想的折光,我才能看清我的外婆。我看見她站在樓上的窗臺前鉤著毛鞋,越過高高的窗的目光,落在對面的墻上。

  外婆生下我的母親,兩個舅舅,一個小姨。外公丟下外婆,拋下子女走了。撫養孩子的重擔落在了外婆自己的肩上。雖然失去丈夫的外婆傷心欲絕,幾度的想放棄生命,一同外公去天堂。可是外婆看著自己四個年幼的孩子,把悲傷藏起,把眼淚流進心里,從前生活如同一杯簡單的白開水,現在杯里水已經被事態侵蝕了渾濁。母親從9歲就開始跟著外婆上山砍材,回家幫著弟妹們洗衣服,澆菜,做飯。可是在憑著母親幫著外婆干活兒,但畢竟解決不了挨餓的問題。因為那個年代地里不收,還靠著公分吃糧,外婆畢竟是個女人。要想養活這四個孩子難之又難。鄰家的一位老奶奶眼看著我外婆快撐不下去了,于是給我外婆提了些建議。第一把我的小舅舅送給別人領養,要是不送人的話所有的孩子都要跟著餓死。第二是把我5歲的小姨送給別家做童養媳。第三,只剩下兩個孩子了,也好過點。我認識一個退役軍人,他回家沒有多久,已經30多歲了,沒有結婚,我幫你介紹介紹。外婆把自己關在屋里,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擦拭著,不知道當時外婆的心是多么痛苦,多么糾結。終于事后的第三天外婆把小舅舅送給外村的一戶人家,據外婆說那戶人家沒有孩子,結婚多年妻子不會生育,一直渴望著有個孩子。就在小舅舅送走的第十天,把小姨也送給了鄰村的一家當了童養媳。外婆臉上從此沒有了笑容。誰知道外婆的心是有多么的苦!

  外婆與繼外公經熟人介紹,兩人呆在一起還不到半年,兩邊結婚她慢慢感到了一種依靠,自從親外公走后從來沒有過的,卻有點不習慣。對現在的外公來說;外婆是個可憐的人,又是一個堅強的女人,她背負了太多的沉重,他發誓要用自己的一生來保護她,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去愛她,還有她的兩個孩子。

  外婆和現在的外公結婚不久,因為之前的勞累和生活的重壓而導致了外婆現在嚴重貧血。外公同外婆呆在一起直到康復。然后決定去一煤窯,離家三百里的山上。現在我們回到了生活中那個關鍵時刻,即我剛才談到的和看到的:她站在窗前,鉤著毛鞋,望著那邊的高墻陷入了沉思。

  外婆應該把他叫回家中嗎?她害怕再次失去丈夫。如果外婆請讓他回來,他也不會回來的,并奉獻自己的一切。

  外婆到底是要他回,還是不要?

  她看著庭院那邊的高墻,尋索答案。

  她不斷回想起他陪她一起度過的艱難的日子,他統非丈夫,他是她的一個恩人。

  夜深了,她睡著了。夢見他發生了不幸,跪在他的床邊失聲痛哭。剎那間,她又幻想著自己與孩子流浪街頭,而現在他正行將死去。她突然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能哭,努力地把他叫醒,不能讓他繼續沉睡下去。

  在她的睡夢中卻爆發得更加厲害,而且夢的終結都是慟哭。母親只能一聲不吭地把她弄醒。

  第二天外婆就托人捎信,讓外公回家。直到他弄明白事情的茫然其實也很自然。

  誰也無法明白自己要什么。因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們既不能把它與我們以前的生活相此較,也無法使其完美之后再來度過。

  我們經歷著生活中突然臨頭的一切,毫無防備,就象演員進入初排。如果生活的第一排練便是生活本身,那生活有什么價值呢?這就是為什么生活總象一張草圖的原因。不,“草圖”還不是最確切的詞,因為草圖是某件事物的輪廓,是一幅圖畫的基礎,而我們所說的生活是一張沒有什么目的的草圖,最終也不會成為一幅圖畫。

  如果生命屬于我們只有一次,我們當然也可以說根本沒有過生命。

  這天,外婆和繼外公終于把我的媽媽和舅舅拉巴大,母親結婚生子,舅舅也事業有成,也有自己的孩子。外公為了我的母親和舅舅沒有自己的孩子,為了外婆付出了一生。外婆時常說我們所有人都欠外公,如果是我比你外公先走了,你們一定不能忘記你們的外公。

  外婆的話終于靈驗了,在第二年的春天,外婆得腦癌晚期,去了,帶著對外公的牽掛去了天堂。舅舅卻要求外婆跟我的親外公合葬,但是我現在的外公憤怒的拒絕,表示對舅舅的要求很是過分。電話那頭的我不是為外婆哀痛,而是為此時此刻的外公悲哀,自己付出了所有,換來的最終結果卻是這樣。也許當時的外公已經是撕心裂肺的痛,我在外地卻無能為力。我只是很難理解,外公當時為了幫助外婆才跟外婆結了婚,為了母親和舅舅能吃飽穿暖,還讓舅舅上了學,自己卻沒有考慮要自己的孩子。現如今落個這樣的下場,舅舅因為外公沒有同意外婆跟我的親外公合葬,而再也沒有喊過他一聲父親更沒有去看過他,還有我的那些表兄妹們。唯獨我的母親每逢過節的時候帶人燒捎點錢給外公,能讓他過活。而在那些同詞根里“感情”而非“苦難”組成“感恩”一詞的語言中,這個詞也有近似的用法,但很難說這詞表明一種壞或低一級的感情。詞源學給這個詞暗示了另一種解釋,給了它更廣泛的含義:有感恩,意思就是不僅僅能與苦難的人生活在一起,還要去體會他幫助他——歡樂,焦急,幸福,痛楚。于是乎這種感恩表明了一種最強烈的感情,在人類感情的等級上,它至高無上。

  感恩外婆的抒情散文作品:感恩外婆

  看著外婆端坐在麥積山腳下,安詳而慈眉善目的照片時,多少情懷涌上心頭,我可親可敬的外婆如果還活在這個世上,該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小時候,外婆最疼我。表兄妹總說外婆偏心,外婆卻笑而不語。用常人的話說,我母親嫁的太遠,疼孫女也是親女兒嗎?我卻理直氣壯的不知好歹,好吃的,好玩的全歸我。

  每到夏天,外婆家門口的大槐樹下便成了我們最開心的地方。大人們乘涼的,講古今的,也成了“新聞直播”地。“東家貓下崽了”,“西家娃娶媳婦了”,“二桿子他奶老不正經了……”,好像誰們家老鼠洞的事都一清二楚,說多熱鬧就有多熱鬧。每到這時,我們幾個就纏著外婆講個沒完沒了。什么“神狐鬼怪,”“岳母刺字,”“交人要交真君子、栽樹要栽古松柏”的古訓一股腦印在我稚嫩的記憶深處……。兒時的我常常被外婆上知“天文”,下懂“地理”佩服的五體投地。其實,外婆大字不識一個,也沒走出那個只有百來戶人家的村子,但她卻成為我做人的啟蒙,讓我懂得了善惡有別,愛恨分明,也繼承了她的美德——純樸、善良、孝道!

  外婆看大了孫子、外孫共七個孩子。在那個吃不飽,穿不暖,誰也顧不了誰的時期,外婆是用怎樣一種心態來做這件事的!

  “大的要吃了,小的尿炕了,會跑的卻不見了……”。外婆用“三寸金蓮”硬是顧這個,不忘那個。直到要念書了,我們便被一個一個完好無損的領回了自己家。外婆卻落了一身的毛病。就在她腰疼的直不起來時,還硬背著孫子哄著玩。到晚上我們早早進入夢鄉,而外婆卻翻來覆去不能入睡,炕上就像長了刺一樣讓她平躺不是,側臥也不行,有時整休整休的坐著,迷迷糊糊直到天亮,她便又開始了新一天的勞作。下地燒水,打掃,做早飯……好像只有干活她才能好受一點,可這些年幼無知的我是看不到的,只知道找外婆要好吃的,拉著她滿村子的溜達,我也常常爬在外婆背上不肯下來,直到她從衣兜里摸出藏著下一次哄我時才給的糖果時,我才笑呵呵的拿著跑開。這時外婆總是蹲在不被人注意的地方,吃力的伸長胳膊捶打起肩頭,后背來,在我正迷戀糖果的時候,也會偶爾發現這一幕,但卻從沒在意過,卻大吵著不讓她蹲下,還得陪著我跑圈圈玩,這對外婆來說無疑又是一件天大的難事,她的三寸小腳怎敵得過我瘋狂的折騰,兩三步就顫顫悠悠的摔一邊去……。直到有一天母看到,用柳條狠狠抽了我一頓,才算清醒過來,再也不把摔倒外婆當樂子玩了……!現在想起這些,我就恨不能再用柳條抽自己一頓。外婆六十多歲就離開了人世,一定是我們太淘氣,她才早早逃掉的吧!我常常這樣想,也常常對著外婆的照片自責。

  長大后,母親總說起為外婆奔喪的事。當悲痛欲絕的母親領著我去時,我卻玩的好歡好歡,且一個勁地追問“外婆躺著干啥,為何不做好吃的給我”。

  “她累了”。看著我,母親無耐地回答。

  外婆離開我已足足二十年了。慶幸的是,我的身體里留下了太多外婆的基因,這是我一輩子享用不盡的。也許,瞑瞑之中,是外婆對我的特護吧!

  我將用一顆感恩的心,來傳承外婆勤勞,豁達,以人為善的品性!

文章標題: 感恩外婆的抒情散文作品
文章地址: http://www.jlzmzx.cn/sanwen/74154.html

[感恩外婆的抒情散文作品] 相關文章推薦:

Top